查看更多

知微老。

【旭润】遵厌兆祥(十八)

感谢 @又见花开  @枫莫  和 @棉花糖不软 的打赏!

 

*先孕后爱梗 

*旭润不拆不逆HE无虐

*Ooc预警,毫无逻辑,沙雕画风,语言粗鄙

#性感夫夫,在线看戏#

 

旭凤并未察觉到润玉因为他的一句话弯了的嘴角,见润玉将脸埋在被中好一会儿没动静,他还以为是润玉体内余毒未清,又睡了过去。因而他下半身不敢随意乱动,怕将人吵醒,上半身却是俯下身子动作轻柔地将润玉肩头环住,连着润玉身下的蚕丝被一同揽到自己胸前,替润玉除了鞋袜才将人理所当然地安置在里侧,然手上却未放下,润玉恬静的睡颜就这么半遮掩地进入他的眼帘。

然而润玉其实并未进入梦乡,只是旭凤一动作他原先要出声的打算便给咽下,只装作沉睡不知的模样,任由旭凤贴心将他拥入怀中。润玉顺势寻了个舒服的角度将半个身子埋在旭凤腰侧,亲昵地蹭蹭,又心满意足地真的沉沉睡去。他实在是太想念这个怀抱了,这几日耗他不少心神,他是真的感到累了。

旭凤就这样低着头傻乎乎地盯着润玉的半张脸看了许久,直到脖子都感到酸疼时才回过神,直到确认润玉真的睡得很沉后,才低下身子将一个吻落在那修长的睫毛上,那轻柔地触感,如同燕尾蝶扑进他的心尖。

兄长,谁都不能伤害你,包括我自己。

火神殿下又抱着美人兄长睡了个回笼觉,等二人再醒来时已是未时。虽说是过了午膳之时,旭凤却记着润玉的身子。幸而了听飞絮还算机灵,一直在外边候着,时不时进来瞥一眼看二人是否醒来,正好这次从屏风处伸头进来就看见自家殿下半靠着床头,二人正好对了一眼。了听立刻就看懂了旭凤的的意思,急忙跑下去扯着飞絮就去了膳房,十分机灵且迅速。

知道应花不了多少时候,旭凤试图将润玉叫醒。大约是轻声细语哄了许久才将人从床上扯了起来,润玉许久没睡这么沉了,半靠着旭凤有些缓不来神,但还记着旭凤也还未全好,二人便就这么互相依偎着坐在桌边,润玉化出一瓶丹药,也不与旭凤解释,就从瓶中倒出一粒丹药来,直接塞进了旭凤的嘴里。

被迫咽下后,旭凤噎得忙喝了一大杯水,正要抱怨一二,低下头便看到润玉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,他又什么脾气都没了,嘟囔着委屈道:“兄长就会欺负我。”

“这是母神送来的灵丹补药,锦觅早前塞给我的,说要我盯着你服下。”润玉喂完药后也醒了大半,看着旭凤笑着道,“可她呀不知道,咱们的火神殿下天不怕地不怕,就是怕吃药。”

“……”被揭了老底的火神殿下此刻表示一点也不慌,因为没别的人在,所以不丢脸。

“我若是不趁你不备,你怕是能拖到晚上再吃。”润玉一点面子也不给旭凤留。

“……”旭凤搂着人耍混道,“别说了别说了,兄长。”

知道自己要是再说下去,保不准还真生气了,毕竟旭凤要面子得很,润玉便顺坡道:“好好好,不说了,咱们二殿下要面子。”

这样胡乱闹了会儿,又用了午膳,旭凤才觉得舒畅许多。这才分出点精力,仔细问了问了听昨日前殿的事,知晓栖梧宫除了了听飞絮锦觅外,全部都被太微的亲卫天兵看管了起来,便将怀中火神令扔给了了听道:“拿本殿令牌,去父帝身边的大仙官处,将人都带来吧。”

了听得了命令就匆匆去了,半分也不敢耽搁。

润玉把玩着那瓶丹药,等飞絮将午膳都收下去后,才缓缓道:“你有何打算?”

旭凤就盯着润玉手中的瓶子,一脸苦大仇深地道:“有邝露在,就由不得那人狡辩。更何况,鬼地貂实在少见……实在是太明显了。”

他小心看了眼润玉,见他神色并无二样,才继续嫌弃道:“也不知这次长老们从哪里寻来的女子,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对兄长动手,真当是来送死的。我正愁着无把柄来制衡鸟族一二,他们倒好,自己送到我手上。父帝忌惮鸟族已久,这次若是处理得好,鸟族怕是许久都要低调做人了。”

到了如今,早已从给旭凤身边安排女人,质变成鸟族与天界之间的权衡利弊。

荼姚如何不知,因而昨日才半个字都说不出口。心里恨不得将那自作主张的霍鸾千刀万剐,可她却不能动手。她若要在此事上完全脱身,便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将所有原委都推到霍鸾身上,方可保全鸟族与自己。

这个道理旭凤知道,润玉自然也知道。

“想必经此事后,母神能安分许久。”旭凤叹气道。

“哪有你这样说自己母亲的。”润玉责怪道,“她也是为你好,虽方式过了点。”

旭凤没否认,他心中自然爱着荼姚,可无奈他说什么荼姚都听不进去,只认为他还年轻容易被骗,只怕自己为兄长骗了去。却不知为何如此信任鸟族那帮心怀鬼胎的死老头,想到这旭凤就无奈。

“母神为我好,却偏生不听我言,却独独相信那几个不怀好意的老东西,实在让人恼火。”旭凤对着润玉抱怨起来。

“如此说来,倒也要感谢这位仙子。”润玉打趣道,“若非此人,怕是母神还要被那几个长老哄骗许久。”

旭凤不置可否,但心中却还是不打算太轻易放过霍鸾。

其实霍鸾当真不算做错什么,她要摆脱困境,要飞上枝头,即便成为不了与凤凰齐名的青鸾,也要立于无人可欺的地位,这等手段当真不算过分。然而可惜的是,她此次踢到了铁板,动了不该动的人,也对不该动心的人动了心。

旭凤是何人,润玉又是何许人。又岂是她一个鸟族没权没势之人可觊觎、可算计的。

自不量力,才是她最致命的问题。

然而在旭凤这里,霍鸾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对润玉动手,不该对润玉动杀心。若无这一项,旭凤倒也不会赶尽杀绝。

“兄长可要与我一同,去看一场好戏?”旭凤提出邀请。

润玉欣然应下。

……

栖梧宫主殿。

一群仙侍仙娥在太微亲兵押送下,一一跪在下方。经过一夜关押,有些胆子小的仙娥早已哭肿了眼睛,倒是有些天真烂漫的小仙侍小仙娥,心想着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,倒也不怕。只有花漾跪在最后面,浑身颤抖,生怕下一刻就会被拉出去。

她想着自己跑去紫方云宫胡言乱语了一场,若是夜神知晓后计较起来,她怕是会没了生路,因而此刻只求润玉忘了她,根本看不到她。

然而润玉倒是真没打算此次发落了花漾,毕竟是他故意派了花漾前去,若是这等小事也被捅出来,他不动声色所做的一切,难说被人察觉出来。

旭凤润玉二人互相搀扶着来到殿前,润玉只淡淡扫了一眼下方跪着的众人,随后瞥到太微身边的大仙官正低调地站在一侧,给旭凤递了一个眼神。旭凤收到后,扶着润玉坐下,才对着大仙官道:“劳烦仙官还要多跑一趟了。”

大仙官双手交握,低眉顺眼地笑着道:“殿下言重了,陛下既然下令小仙全力配合二位殿下调查此事,这不过都是小仙分内之事,何来劳烦之说。二位殿下尽管审问,小仙定当秉公上报陛下。”

让了听搬了把椅子过去,旭凤便也不再废话,一只手随意敲打着身旁的案面,这一下下似乎是敲打在心里有鬼之人的身上,直打得人浑身起颤。就连润玉都听得有些蹙眉,伸手捏了捏旭凤手背这才停下。

旭凤也不是喜欢折磨他人的性子,因而又随手将手边的果子扔了出去。

“若现在有人主动承认,本殿也非不宽容之人,倒能恕人性命,最多是贬下凡沦为凡人。”旭凤冷声道。

却还是无人敢出来。

“还是无人出来吗。”旭凤的声音如同结了层霜,锋利地如同一把刀刺进那群仙侍的耳膜,“真当我什么都查不出来么。”

大仙官点点头,似乎正等着发展。

这时润玉先开口了,他声线带着丝懒散,但声音温润如玉,说出的内容却让人无可逃避。

“能知何时来偷袭我最为妥帖的宫人,并不多。”

自从大婚后,润玉与旭凤每日晚膳后,旭凤都会陪着润玉闲逛后院,松松筋骨。而旭凤离开守忘川后,就成了了听飞絮陪在身侧,有时还会加一个锦觅。因而晚膳后有小半个时辰,是动手最好的时机。

平日里能在后院随意走动,知晓润玉作息的仙侍并不多。除了几个后院洒扫的仙侍,便只有了听飞絮,以及花纱与花碧。

然后院洒扫的仙侍,咱们火神殿下前些日子看着好玩,便用朱雀掉落的羽毛化了几个小仙侍模样出来,留着任由他们在后院做些洒扫的事儿。旁人不知,只旭凤与润玉知道。

“话已至此,还需要本殿说得再清楚些?”旭凤冷言冷语。

花纱花碧重重磕着头,直言冤枉。

她二人此次,只有一人参与其中,另一个确实什么都不知道。

也不知是谁灵机一动,睁大眼睛开始祸水东引:“殿下明察,我二人冤枉。大殿作息除我二人外,分明还有二人也是知晓的,怎的就只怀疑我们。”

另一个自然是满口应和。

了听与飞絮被牵连的猝不及防,还未开口解释什么,旭凤先起身怒道:“此时此刻还不知悔改?了听飞絮二人从小跟在我身侧,自下咒术,若做出损害栖梧宫之事,便灰飞烟灭。你二人又能给本殿什么保证!”

花碧哑口无言,花纱突然侧过身子大声喊道:“殿下,就是她,一定是她!”


-TBC-

——————

咳咳咳,我错了,下一章一定把一切事情搞定进入旭凤追求日常

评论(27)
热度(385)
©知微老。 | Powered by LOFTER